傅作义:起义对不起蒋先生 投降面子上太难看

 


1948年12月10日左右,解放军攻占丰台。第二天傅冬菊告诉我,傅作义昨夜两三点从位于万寿路的“剿总”总部跑回中南海,因为事先一点儿情报也没有,解放军就突然出现在丰台了。傅作义对傅冬菊说:“回天津去,你在这儿碍事。”傅冬菊表示铁路都断了,无法回去。傅作义说派飞机送她回去。傅冬菊说:“我是你的大女儿,现在你遇到这么大的困难,我还得陪着你,不能离开。”对这些情况,我们都随时向城工部作了汇报。此外,北平地下党通过多种途径对傅作义施加影响。当时,曾由北平地下党学委秘书长崔月犁,请出傅作义的老师刘厚同劝说傅作义放下武器。

邓宝珊当时是国民党“华北剿总”副总司令兼榆林地区国民党军司令。邓宝珊与崔月犁曾多次接触,并多次出城与我前线总指挥部商议起义的具体条件和细节问题。

傅作义最终同意和谈

经过傅冬菊反复劝说,在解放军攻占新保安、张家口的压力下,傅作义被迫同意派代表同地下党的代表谈判。开始谈判时,我们考虑还要李炳泉通过李腾九做傅作义的工作,决定派《益世报》记者刘时平为地下党的谈判代表,同傅作义的代表李腾九进行谈判。刘时平也是西南联大同学,他是绥远人,同傅作义“华北剿总”的人比较熟悉。

在谈判进行中,刘时平因一件涉及民主人士的案件被捕,我们又改派李炳泉为谈判代表。经过双方商定,傅作义派崔载之为代表,由李炳泉带领,于1949年1月13日出发,一同到解放军前线司令部谈判。崔载之是平明日报社社长,深得傅作义信任。傅作义通知其政工处长王克俊挑选可靠人员做好秘密出城的安排。我们通过地下党的电台,把李、崔出城的事报告城工部。根据城工部布置,我们安排李、崔二人坐吉普车从西单出发,经广安门到丰台,由解放军派人将他们送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。后来傅作义又调来周北峰、邓宝珊,帮助做和谈工作。

在谈判过程中,有些问题同傅作义的意见还有距离,迟迟未能达成协议。在这种僵持的局面下,党中央决定先攻打天津,对傅作义施加压力,从1月14日发动进攻,只用29小时就打下了天津。这时傅作义着急了,提出要立即同共产党谈判,表示解放北平可以迅速达成协议,还说天津其实也可以不用打。

1月15日,傅作义派出的和谈代表——国民党“华北剿总”副司令邓宝珊和周北峰到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谈判,双方达成和平解放北平的基本协议。1月21日,傅作义在北平召开高级军官会议,宣布接受和平改编。作者:王汉斌(口述)傅冬菊

第七、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汉斌,新中国成立前曾担任北平地下党学委委员、大学委员会书记,直接参与和领导了傅冬菊、李炳泉等人争取傅作义与我党合作、和平解放北平的工作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热门排行TOP RANKING
105564000:2018-02-25 00:19:3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