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作义:起义对不起蒋先生 投降面子上太难看

 


根据刘仁同志的指示,南系地下党学委立即把傅冬菊从天津《大公报》调来北平,全力做争取傅作义的工作,同时又布置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通过他的堂兄、“华北剿总”联络处长李腾九做傅作义的工作,并调来周毅之做傅冬菊的联络员,以便随时同傅冬菊联系。

我是城工部与傅冬菊之间的联络人

当时,傅冬菊每天都到傅作义的办公室观察情况。我每天同傅冬菊会面一次,她向我汇报傅作义的情况。然后,我将傅作义的情况报告给城工部。傅冬菊在与父亲傅作义谈的时候,一再劝傅作义要跟共产党谈判,不然没有出路。当时,傅作义提出:“共产党里面我就相信两个人,一个是王若飞,一个是南汉宸。”我们琢磨他的意思是想让南汉宸来跟他谈判。我们认为这个情况很重要,就发了电报报告了城工部。

傅冬菊根据城工部指示跟傅作义摆明,要么投降,要么起义。但是傅作义都不接受,他说:“起义,我就对不起蒋先生;投降,我傅作义的面子太难看了。”

当傅冬菊向傅作义提出希望他放下武器,与共产党合作,接受和谈,和平解放北平时,傅作义很有政治经验,怕是“军统”“中统”特务通过他的女儿套他话,于是就追问:“是共产党还是‘军统’?你可别上当!”傅冬菊肯定地回答:“请爸爸放心,我们的同学,是真共产党,不是‘军统’。”傅作义告诉傅冬菊:“你每晚从我这里回家是否有人跟踪?一定要当心!”又问:“你是不是参加了共产党?”傅冬菊说:“我还不够格。”在谈判时,傅作义还一再让我们把电台放到他那里,说放到外面不安全,我们没敢答应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热门排行TOP RANKING
105564000:2018-02-23 06:34:40